|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城里城外,两个普通阿里人的武汉故事

        2020-02-19 09:19 | 作者: 刘哲铭,李薇

        image.png

        他们互不相识,今后或许也不会有交集,但这些日子的每一天,他们都在想着同一件事:为受困于新冠病毒的人们做些什么。

        文|《中国污污污的动态图家》记者 刘哲铭

        编辑|李薇

        头图来源|被访者

        大年初五(1月29日),裴云龙(花名“竞辰”)的航班准时抵达韩国海滨度假城市——仁川。他紧绷的神经不敢有须臾放松——头顶上的红外测温仪,中文写下的入境提示,都无时无刻提醒着这个轻装上阵的阿里供应链小二,要立马奔赴囤聚口罩的仓库。

        那一天,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达6081例,死亡132例。更让人担心的是,与疫情相关的数字像测量高烧病人的温度计一样,还在攀升。

        作为防护的关键屏障之一,口罩在全国告急。

        六天前的1月23日,湖北省中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市第三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等8家医院相继发出公告,向社会各界征集捐赠N95口罩、外科口罩、一次性医用口罩等防护物资。除了医用专业口罩稀缺外,普通市民家中日益减少的存量也让药店的员工在一天内能接到上百个咨询电话。

        “很多同事打了几十个电话,但有效的结论一个都没有。”平时在阿里负责供应链的竞辰每天都要做信息汇总,统计供应商能确定的采购量,但市场极度缺货,“当时,哪怕只找到1000片口罩我也要。”

        在竞辰奔赴仓库的半个小时车程里,相隔1370公里外,盒马鲜生武汉帝斯曼购物中心店店长唐亮,刚度过一天中最忙碌的第一个小高峰。接下来,他要不断把空了的货架填满。

        “把卖场摆得丰富一点,有种‘货卖堆山’的感觉,给顾客一个心理上的暗示。如果进来看到到处都是空空荡荡的,肯定心里慌了,都会去抢一点东西。”唐亮向《中国污污污的动态图家》表示。

        武汉帝斯曼购物中心是一栋拥有101家商户的7层商业大楼,平日繁华喧闹,位于6层的巨幕影城和露台清吧往往要到深夜才打烊。不过这段时间,它不再灯火通明,几乎所有商家都挂出“歇业”公告,只剩地下一楼的盒马亮着灯。

        绸缪

        1月25号下午4点12分,已经封城的武汉,宣布实行市内机动车禁行管理。这意味着,更加严格的隔离近在咫尺。

        消息发出不到半小时,盒马鲜生店内挤满了男人们。他

        们手推两

        三辆购物车,从蔬菜生鲜区到速冻区,再到摆满涪陵榨菜的调味区。

        “顾客有点挤破头的感觉。”唐亮至今还清晰记得那个特殊时刻,在被抢购一空的货架和门庭冷落的商场间,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店里的100名员工猝不及防地忙碌起来,将后仓里的货物迅速补到前仓。但唐亮却忽然停顿:原本不多的存货究竟该优先线下消费者还是线上订单?40%配送员返乡过年的前提下,线上订单又该如何配送?要是没能及时补货又该怎么办?唐亮赶紧把武汉的情况汇报给了总部。

        竞辰的除夕也在忙工作。中国春节假期前几天,韩国疾病管理本部发布消息称,一名从湖北武汉出发经韩国仁川机场入境的中国籍女性,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而后,韩国各国际机场开始加强了针对中国旅客的防疫措施。

        “本来床上污污污视频免费是不让这个时候出差的。”竞辰表示。但为了930万片口罩,竞辰还是申请了出差,“一天之内,(口罩)价格可能有几次变动。另外,韩国有一个比较特殊的情况,就是今天给了钱,但可能一天后货已经卖给别人了。”

        早在1月21号,阿里就已经开始为口罩供应未雨绸缪。据竞辰介绍,采买共分为三条线,一条线主要是针对国内贸易商或者是有现货的工厂;另一条是有产能但没现货的工厂;最后一条便是国际线。

        大年三十(1月24日)当天,位于浙江嘉兴的全国口罩应急“心脏仓”正式上线,所有天猫超市补货的口罩,通过嘉兴这个“心脏仓”一仓发往全国。虽然这段时间“搜罗”到不少存量,但大多数都流向了千家万户,能响应八家医院的公益捐赠以及床上污污污视频免费自用的储备还远远不够。

        竞辰必须出发。

        走千里

        正常情况下,已经交付订金、签订合同的口罩供应商,应该每天都会传来新的利好消息。但从1月27日开始,竞辰陆续收到的却是不确定消息。

        “比如说好的300万片口罩,但其实还没能确保进到他(供应商)的仓库,就有可能被工厂卖给其他人。”竞辰说,“韩国的市场没有国内那么稳定。”而有的工厂提出要将订金私底下退还给供应商。

        这是一场和时间赛跑的游戏,落地仁川机场的那一刻,竞辰就已经先行了一步。一路上,钉钉群里此起彼伏地响起同事们传来的最新消息,这名平时在阿里负责供应链的小二也将好消息传了出去,“到了仓库以后发现有这么多货,而且是可以直接发货的状态”。

        竞辰现在都能一口说出第一批到达国内的物资详情。

        “30号下午13:50分,第一批口罩运到了国内,67万片。”而同一趟航班,东航MU5042上还载运着阿里巴巴采购的11180公斤、70余万件医疗物资。同一天上午11点,阿里巴巴全球采购的首批N95口罩等医疗物资,由东航物流承运,从印度尼西亚运抵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1月25日,阿里巴巴宣布设立10亿元医疗物资供给专项基金,从海内外直接采购医疗物资,定点送往武汉及湖北其他地区的医院。此时的武汉城里,光谷寂寥无人,江滩冷冷清清。用于集中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雷神山医院已经开始推进吊顶,集装箱板房进场、改装。这座拥有1500张床位的大型医院正在等待更多医疗物资涌入。

        各种急需物品和生活资料的供应链渐渐变得顺畅了,围城里的唐亮也等来了难得的好消息。

        1月24日中午12点,两辆从上海驶出的盒马专车结束了14个小时的路程,抵达武汉盒马大仓。而后,四辆4.2吨位的大卡车,满载着1000多箱方便面、盒马手抓饼、八宝饭等食品和卫生物资抵达。

        盒马鲜生总裁侯毅对外表态,供应武汉是盒马第一优先。“基本上我们要什么,集团从来没说过有困难,都能拿到货。”唐亮说。

        这些日子,像每一个武汉人一样,在这座城里生活了40年的唐亮被卷入了一场生活剧变。“我所在的小区,每户人家三天只能出来一次。像我这种上班的,回家衣服都是脱在外面,进屋先洗澡。”

        归来

        从竞辰落地算起,到堆存的100多万片口罩开始分批运往国内,不过24小时。原本计划到达的时间是在2月10日左右。

        “因为有几批货要继续运到国内来,当时的计划是说大概2月1号的时候把货收集齐,用船运运到上海,然后再到我们的仓库,这样的话大概需要一周的时间。”竞辰回忆说。

        仓库里不少的存货让竞辰决定打破原有的计划,他想用效率高的空运代替运载量大的船运。这条申请不仅发到了与菜鸟的协作群里,还发到了有天猫超市总经理这样“领导”所在的决策群里。

        两个小时后,决策便下来了,阿里巴巴紧急联合东航,安排了四班飞机,分批运送。总算有件开心的事能缓冲一下竞辰得到的消息:“我有一个同学在湖北利川当地的一家医院,整个医院的防护服就只有两套。”

        采买的事情告一段落,竞辰回到杭州开始隔离。

        不过,唐亮还有没有解决的问题:“配送还是有困难。”外地配送员还没回来,再加上采购量变大后,以往一个骑手能送三单左右,现在两个骑手送一户人家的订单。

        目前,盒马的每个店都设立了“小盒”职位,顾客可以通过微信或者盒马的污污污的动态图APP进行沟通。唐亮也通过小盒联系一个个采购量大的小区,尝试找到一两个盒马忠实粉丝的业主。他们总会主动收集订单,义务配送。

        “政府也有政策,我们床上污污污视频免费相应的盖章走流程也在走了,后期应该会稍微好一点。 但其实,我们整个配送员全部回流的情况下,还是很难满足。”唐亮只能期待疫情尽快过去。

        入职阿里8年的竞辰和入职盒马2年的唐亮互不相识,他们不在一座城市,不是相似的年龄,今后或许也不会有交集。但这些日子的每一天,他们都在想着同一件事,为受困于新冠病毒的人们做些什么。

        唐亮已经习惯武汉现在的情形了。他可以乐观地在平时需要拼桌的餐饮区给员工们开会,还有一名自称学过理发的同事带了“推子”来给男同事们剃头,推完一个,总有一阵笑声。

        END 。

        制作:崔允琰  校对:张格格  审校:陈睿雅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污污污的动态图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污污污的动态图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污污污的动态图家》记者